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pl外围在哪买_lol世界赛买外围 > 油杉寄生属 >

动物寄生与动物保护寄生生物操纵宿主行为的现象也相当常见

归档日期:10-06       文本归类:油杉寄生属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几乎每一个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然而,这种现象并不是那么罕见。瓢虫茧蜂属也有类似的生活史。雌瓢虫茧蜂把卵产入瓢虫成虫的体内,不过每只瓢虫里只产一粒卵。幼虫在瓢虫体内生长,成熟后从瓢虫的腹部钻出来吐丝做茧。此时的瓢虫也像前面着了魔的毛虫一样,担当起了保姆的角色。直到一周左右以后,茧蜂羽化离去,瓢虫方从魔怔中醒来。与毛虫相比,这些瓢虫还比较幸运,它们中的一些能够活下来并恢复正常的生活。甚至有些瓢虫后来再次成为瓢虫茧蜂的宿主。

  : 我们要讲一个寄生蜂的故事。寄生蜂对多数人来说并不陌生,从前的小学课本里就有赤眼蜂消灭螟虫的内容(据说现在没有了);在初中学习周建人先生的《蜘蛛》时,我们又接触到了另一类寄生蜂——蜾蠃。除了捕捉蜘蛛,有些种类的蜾蠃还捕捉鳞翅目昆虫的幼虫。《诗经·小雅·小宛》中说...

  茧蜂是如何操纵宿主的行为,让它们来保护自己的蛹的呢?目前人们还不很清楚。今年年初,一些法国科学家在茧蜂寄生的瓢虫体内发现了一种和脊髓灰质炎病毒相近的新病毒,认为这种病毒可能是让瓢虫变成“僵尸傀儡”的元凶,但具体的机制还需要将来更深入的研究。

  【注:寄生蜂的寄生行为属于拟寄生(Parasitoidism)。与典型的真寄生不同的是,这些寄生虫只是部分时间生活在宿主体内,如寄生蜂的成虫都是自由生活的。另外,拟寄生通常会造成宿主死亡,拟寄生宿主的结局比真寄生的宿主更悲惨。需要说明的是,拟寄生和真寄生并没有严格的界限,在很多场合可以不做具体的区分。

  茧蜂科中有一个刻绒茧蜂属,这个属的幼虫寄生于菜青虫和尺蠖等鳞翅目幼虫的体内。在不需要具体区分的情况下,我通常把鳞翅目的幼虫笼统地叫做“毛虫”。刻绒茧蜂并不像蜾蠃那样选择大个儿的毛虫,麻醉了,封起来供孩子们慢慢食用,而是把卵产入一些年幼的小毛虫体内,而且也不用毒液麻醉它们。小毛虫们仍然能够自由活动,取食树叶,并一天天地长大。同时,数十条茧蜂的幼虫也在毛虫的体内一天天地成长。它们以毛虫的血肉为食,却巧妙地避开毛虫重要的内脏器官,以保证毛虫活着,一直给它们提供鲜肉。后来毛虫长大了,刻绒茧蜂的幼虫也长大了。到了要化蛹的时候,茧蜂幼虫们便咬穿毛虫的体壁,钻将出来,同时吐丝做茧。

  生存斗争的大潮中,生物们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对于寄生虫来说,操纵宿主的行为显然是一种效率极高的手段。因此,寄生生物操纵宿主行为的现象也相当常见,比如铁线虫会驱使螳螂“投水自尽”,弓形虫会让感染的老鼠变得不怕猫。尽管在人类看来保护仇人比跳水或不怕猫的怪诞行为更加匪夷所思,心理上也更难以接受,但对于那些“头脑简单”的动物来说这些并没有本质的不同。毛虫只是在重复一些简单地动作,它丝毫不知道这些动作的含义。而且不光毛虫不知道,产卵的茧蜂妈妈和安安静静睡在茧里的小茧蜂们也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演化的鬼斧神工。

  我们要讲一个寄生蜂的故事。寄生蜂对多数人来说并不陌生,从前的小学课本里就有赤眼蜂消灭螟虫的内容(据说现在没有了);在初中学习周建人先生的《蜘蛛》时,我们又接触到了另一类寄生蜂——蜾蠃。除了捕捉蜘蛛,有些种类的蜾蠃还捕捉鳞翅目昆虫的幼虫。《诗经·小雅·小宛》中说:“螟蛉有子,蜾蠃负之”。古人看到蜾蠃抱走了螟蛉的幼虫,放在自家的泥房子里,后来泥房子里又有新的蜾蠃钻出来,就以为蜾蠃收养了螟蛉的孩子,并把它们变成了自己的孩子。因此,螟蛉也被用来代指义子,比如《三国演义》里关羽就称刘备的义子刘封为“螟蛉”。不过,也有一些细心并且善于观察的古人(如陶弘景、郝懿行等)发现这个传说是错的。蜾蠃抓了这些青虫不是为了养育它们,相反是拿它们当粮食给自己的孩子吃。

  寄生性的膜翅目昆虫统称为寄生蜂,赤眼蜂属于膜翅目赤眼蜂科,蜾蠃属于胡蜂科。膜翅目中还有许多科的成员过着寄生性的生活,比如著名的茧蜂。据

本文链接:http://mgb3000.com/youshanjishengshu/384.html